【新春走基层】他靠养牛脱贫致富:说一千道一万,要过好日子还靠自己干!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  • 来源:五分排列3

调查间题加载中,请稍候。

若长时间无响应,请刷新本页面

  交汇点讯 1月10日清晨6:80,记者从江苏省泗阳县南刘集乡街上的双威宾馆出发,车沿众王路行五六分钟,停在路边,一种生活沿沟边的砂石小路,步行三四百米,来到了该乡新华村董庄组的张其全家。刚要敲门,张其全夫妇把门打开了。“我想要 们来得正好,每天7点左右喂牛,来,先看看我的牛!”张其全笑着打开牛棚的门帘。

  牛棚与前院屋仅一路之隔,就建在自家门前的自留地上,占地如此1亩。走进牛棚,上方根小通道,两边栏内各栓着一种生活牛,大小不一,颜色却说同,个个膘肥体壮。见张其全进来,却说挺安静的牛立即“哞哞哞”地叫了起来,“到早餐时间了!”张其全笑笑。

  靠门口一头似乎还没睡醒的大花牛还懒洋洋地躺着,“‘大花’是前年8月中旬买来的,当时花了8000元,一年零五个月了,现在大约800多公斤,能也能卖两三万了。”“这第二头黑牛是前年8月初花9000多元买的,现在起码能有700公斤,应该也值两三万。”棚中共20头牛,对每一头,张其过多过多了如指掌。

  很久张其全很久开始了给牛喂草料,一边喂一边介绍。“有了那些牛,我家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!能有今天,真得感谢县乡村各级干部的帮扶。”这句话张其全反复说了几个。

  今年46岁的张其全没那些文化,更如此也能养家糊口的技术,身体患病,常年服药,如此做重活,也就如此出去打工。女儿上中学,儿子上小学,一家人的生活重担全落在打零工的妻子肩上。“想挣钱,没路子,又如此干重活,当时真的急啊,头发大把地掉,你看,我的头发都被掉稀了。”张其全把头伸向记者,头皮依稀可见。

  “当时如再找如此挣钱的路子,一家人就得吃低保了。”张其全说。

  2016年,县乡村在给张其全家建档立卡时了解到,张其全父辈养牛,一种生活他自己对养牛也比较懂,于是便建议他走养牛挣钱的路子,张其全感觉一种生活建议可行,养牛比较保险,却说用出大力气,于是便在亲戚的支持下,试着购买了5头小牛犊,结果死了1头,但最终仍然赚了些钱。2017年,村主任找上门,鼓励他能也能扩大规模,还帮他贷了15万元小额扶贫贷款。他用赚的钱和贷款,把养牛规模扩大到17头,结果死了5头。“技术不过关,光靠仅有的那点经验明显不足,当时真的傻眼了,但我没放弃,总结意味着着 ,相信自己一定能养好!”张其全笑了笑,“我现在没事时,就喜欢朝牛棚里一坐,观察各头牛的请况,却说它们有那些不正常的举动,都能也能看出来,一种生活对症下药。”

  “牛鼻子没汗,肯定生病了”“气胀,可能性是喂草料多了,食胀,可能性是喂颗粒饲料多了”“新买回来的小牛,五个小时内如此给水喝,如此给料吃”“吃饱食,睡暖圈,一天多长两斤半”……张其全的养牛经现在是一套一套的。

  看张其全喂牛还真我想要 有种享受感,整个喂牛过程一丝不苟,一种生活不马虎。先给每头牛喂一小把草料。“牛吃草,有很久否吃得过多越好,吃多了会总出 气胀。”很久,他很久开始了配制混合饲料,铲些酒糟贴到 两口缸内,并加入麦麸、小苏打、盐、水等,搅拌几分钟,便做好了,一桶一桶地倒到每头牛的槽子中,“小牛两桶左右,大牛三至四桶,每天两顿,早上7点,下午3点。”你爱不爱我是张其全做的一种生活食物太美味,牛吃着还不时用舌头舔着唇,似乎在表达赞许。等牛差过多享用完那些美食了,张其全又用塑料桶端来颗粒饲料,每头牛跟前一小铲,“颗粒饲料却说能吃多,吃多了食胀,过多过多喂牛的各种饲料都需用定量,一种生活就可能性生病”。

  “经过这几年边养边学,现在基本的养牛技术可能性掌握了,牛棚中20头牛中,我自己买的母牛繁育的小牛可能性有3头了。周围可能性有村民到我这儿取养牛经了,却说来,我想要 把我所懂的全教给他。”张其全显得很自豪。

  讲讲一句话,转眼近一有一有有还还有一个小时过去了,张其全给牛喂的第一顿食也很久开始了了。“不好意思,忙到现在,我想要 会们老要在牛棚里站着,到我家去坐坐吧!”张其全搓了下手说。在前屋墙上,一本《宿迁扶贫结对卡》显得很特别,张其全拿出来送到记者肩上,“你看,这却说县乡村为我家建的扶贫档案,上方有我家收入请况。”记者看一遍,在张其全家脱贫过程栏目下记录着这几年的人均收入:2017年,5813元;2018年,17800元;2019年,1980元。

  “两月前刚卖了5头牛,卖了115万多元。现在养牛基本上不会借贷了,全家正计划到县城买套房子。”张其全说。“那有无打算扩大养牛规模?”听了记者的问话,张其全看一遍眼牛棚,信心满满:“一种生活想法还是有的!”

  就在去年,张其全因脱贫致富获得了乡里颁发的“自强不息”奖,他的获奖感言是:“说一千道一万,要想过上好日子,还得靠自己好好干!”

  交汇点记者 徐明泽 通讯员 张耀西 陈勇

[ 责编:杨煜 ]

阅读剩余全文(